登入

請選擇以下方式登入

FACEBOOK

此活動由“”主辦,歡迎加入粉絲專頁

辛辣與酸甜

黃可偉

  • 004
  •  1132
  •  6
  • 辛辣與酸甜-第三屆佳音金傳獎《祖孫傳情代代相傳》徵文暨微電影創作比賽
  • 辛辣與酸甜-第三屆佳音金傳獎《祖孫傳情代代相傳》徵文暨微電影創作比賽
辛辣與酸甜

  由於有哮喘,小時候身體不好。中學小學時,每當冬天來臨,氣管收縮,睡覺時我便不得不疊高幾個枕頭墊起來睡,以免抖不到氣。小時候外婆與我同住,那時每當我睡覺時身體不適,她就會拿一瓶曼秀雷敦(Mentholatum),抹抹藥膏,再塗在我咽喉位置,說那會讓我舒服點。果然,塗了曼秀雷敦,我喉嚨就覺得一片冰涼,還聞到一股令人醒神的薄荷味,痛苦也因而紓緩了。

  曼秀雷敦這隻老牌子藥品是我家必備,它便宜,可靠,用途廣泛,蚊叮了,塗在痕癢處就可止癢,像我那樣有哮喘,也可以稍減氣促不適。不過小時候偏偏不太喜歡曼秀雷敦,它的薄荷味嗆鼻,而且塗在皮膚的一剎那,會有種刺痛辛辣感覺,令我不舒服。

  外婆說:「想舒服就要塗。」我不得不聽外婆的話。畢竟曼秀雷敦功效很不錯,只要忍受到起初那辛辣感,再多過幾分鐘,因氣促而來的不適就可以稍減。外婆塗了軟膏的手指在我小小的喉嚨大力搓抹幾下,這幾下力度不是野蠻死力,卻是溫柔中暗含勁道,外婆這樣做,大概是想用陰力加上手指的體溫,把軟膏藥力傳入我身體,換言之,曼秀雷敦藥力是揉合了外婆的體溫,才轉化成醫療我身體的力量。

  曼秀雷敦軟膏辛辣,有時跟外婆那倔強性格倒很接近。外婆出身廣東梅縣的富有地主之家,小時候童僕成群,享盡榮華富貴,可是後來中國在1949年改朝換代,不只家中房產財富盡數充公,就連她的爸爸,我的外曾祖父也因地主之名打靶,令外婆不得不在五十年代走難香港。這些年來,在中國的家園盡毀,到了香港又結識了外公,本來以為生活會安定下來,想不到外公卻在三十出頭時猝逝,令外婆又一次要扛起家中擔子。或許是這麼多年的辛酸,令外婆也養成了倔強的性格。

  多年辛勞,令外婆不是特別愛笑,有時令她生氣,她就會不高興地責罵我們,可是現在我知道,最不好受的還是她自己。多年辛酸屈積心中,要是不倔強,早已垮下來了,不過那時年紀小,就覺得她生氣時很兇。媽常說,外婆在這麼多孫兒中最疼愛我,我是留在香港中最大的孫兒,她對著我最久,感情自然也最深厚。她平日絕不坦言自己對我的愛,只是現在回想,由她為我的咽喉塗曼秀雷敦的片段,就可知道她對我的溫柔、照顧與疼愛盡在那一搓一抹之間。這個小小片段要是平日不留心,當不會對我這樣做,可是外婆不能治癒我的遺傳性哮喘,卻用曼秀雷敦的辛辣,令我身體的不適在那冬夜寒冷中稍稍退卻。

  現在我已快到四十歲,生存愈久,便愈覺得對所關心的人的愛往往表現在小小的生活細節上──愈是小事,愈需要細心留意,稍一不慎,一些很微小,卻會令當事人不便、不舒適的日常生活行為就會出現。假如平日不是多親近,多留意,又怎會留意這小小事情?在我二十多歲快盡,讀研究院的幾年間,我寄居阿姨家,與外婆一起生活,假若阿姨不在,我便要負責照顧年紀已大的外婆。

  外婆九十歲以後,身體不太好,顯得消瘦,為了令她可以多長肉,我有時吃東西時也分一點給外婆。阿姨說外婆年紀大了,不要吃太多無益的雜糧,但我與家人都明白,外婆已九十歲了,還有幾多日子也說不定,那不如就像媽說一樣:「她想吃甚麼也任她盡量吃吧!」所以每次有幾粒糖,我也會分一粒給外婆,令她在長期病患時可以苦中一點甜。

  當我踏入三十歲,也是外婆已經九十多歲的日子,我心中便悽悽然覺得不安,心中在倒數外婆還有多久會離開我們,回到天堂。我尤其想在外婆還在時,與她分享自己覺得好吃的。即使小如一枚橙,我也會在她面前愰一愰,大聲問她要不要,她點頭,我就會向她示意我到廚房洗手,還故意不抹乾手,生怕愛乾淨衛生的她不信我洗了手才剝橙子。剝好橙子時我總先吃一瓣,生怕那是酸的,要是真的是酸橙,我剝另一個給她。當然,我總向神祈求第二枚是甜橙,只是有時不盡人意,兩枚橙皆酸,那就沒有辦法了,唯有我多吃一點。這就是我說的要留意的生活小節。

  現在外婆早在差不多八年前離開了,我也快成四十歲的中年人,人愈大,就愈覺得對所愛的人溫柔與細心之重要,就像外婆為我用陰力塗一抹曼秀雷敦是小細節,可是我卻由這一直好像還在喉頭的辛辣,令我知道生活小節的重要,要不是這一抹辛辣,我大概也不會受到啟發,變成一個注意小節,甚至及於一個橙子是酸是甜的小事情上吧?一切都緣自外婆的身教。
  辛辣與酸甜,是感官對外界的反應,大概因此古人才會把這幾種個體感覺,比喻成人生在大世界中各種滋味。現在哮喘病發,也沒人為我塗曼秀雷敦了,有時剝橙,我也不忘要先洗乾淨手,那是外婆教我的習慣。外婆去世八年,香港亦變得愈來愈沈淪。幾天前香港才通過國家安全法,令到香港人頭上都懸著一把無形之刀。外婆對我的寫作事業不知太多,要是她知道自己的孫兒時常用鍵盤打出諷刺極權的文字,揭發香港人生活中辛辣與酸甜的世相,由中國因逃避政治災禍來港的外婆,大概會很害怕吧?在這個悶熱得令人要暈倒的七月,我就想起當外婆還在,可以幫我塗一抹辛辣的曼秀雷敦,而我又可以幫她剝一個橙,再先試酸甜的安樂日子。這些日子,跟自由的香港一樣,都一去不復返了。


_____評審評語_____

以物喻情,將曼秀雷敦的辛辣比擬外婆的倔強性格,
同時以軟膏擦在作者咽喉間的涼感,作為記憶的橋樑,
橙子的酸與甜,更牽扯出孫子對外婆的心意,
十分扎實,值得一看,令人喜愛,意在言外。




  • 7

    得票數

  • 15

    徵文組活動排名

投票已結束 投票已結束

最新支持者

支持者排行榜

你可能會喜歡

  • 葬禮

  • 奶奶的神

  • 手心

  • 想像

  • 袖楨和她的兒子

  • 時光交錯中的祖孫環島行

請輸入驗證碼

看不清

換一張

您必須先分享此活動才可參加投票! [立即分享]

[放棄投票]

此活動每隔一段時間就可以再次投票!! 訂閱投票提醒,投票不錯過~

[訂閱投票提醒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