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入

請選擇以下方式登入

FACEBOOK

此活動由“”主辦,歡迎加入粉絲專頁

葬禮

張雅惠

  • 010
  •  29477
  •  2225
  • 葬禮-第三屆佳音金傳獎《祖孫傳情代代相傳》徵文暨微電影創作比賽
  • 葬禮-第三屆佳音金傳獎《祖孫傳情代代相傳》徵文暨微電影創作比賽
葬禮


「我看見你的最後一面,是什麼時候?如果是你能吃能說能笑,那應該是倒數一個月,爺爺生日的聚餐。那麼,你跟我說的最後一句話是什麼?無從追考了。」
-- 《父後七日》

魔幻旅程
阿嬤在我33歲生日前夕走了。

8年抗戰仍不敵病魔,6月14日下午時分,她靜靜地停止呼吸。父親與母親忙於處理後事,無暇聯絡在台北的我們。是表哥通知,姊妹三人才速速收拾細軟,一路驅車回家奔喪,直達三合院時已晚上10時了。

暗暗夜色,迎接返鄉兒女的是一聲聲的經文混著一聲聲的伴奏。

震耳欲聾的訟經聲中,我聽不見其他人的話語,下了車,不知誰牽走我的導盲犬,也不知誰帶著我走向靈堂,遞了香到我手中。我呆呆站立,不知做何反應,耳邊塞滿一段段不願停住的經文。聽不懂、看不見,一種奇怪的感覺湧上心頭。

忽然間,有人輕碰我手臂,大聲喊到:
「聽到叮咚聲,代表要拜一下」是姊姊,她告訴我該怎麼辦。我點頭示意。

葬儀社的師姊們輪流誦著經,有時是一人獨誦,有時是四人合誦;期間不時伴著樂師們的樂器演奏聲。叮咚一出現,要拜;叮咚再現,再拜,我專心聽著環繞八方的陣陣合音,身體跟著叮咚反射地操演,意識卻在經文聲中模糊了。

「阿嬤真的死了嗎?」
奇怪的感覺再度浮現,我不太相信,雖然誦經聲持續疲勞轟炸,腳尾錢漫無燒著;看不見靈堂擺設,見不著親友悲痛欲絕,我以為我夢見劉子潔《父後七日》的電影場景。

濃濃雞精
23歲那年,因實驗爆炸意外,我被送進加護病房。父親與母親於是開始輪流南北奔波。阿嬤那時年紀已長,無法到台北看我,焦急的她,只得囑托雙親,為我帶上她熬煮的雞精。

已經不記得,那一段日子裡,我到底被推進開刀房幾次。有印象裡,痲藥退了後,不停嘔吐,身體虛弱地無法進食。喝得下的,就是阿嬤親手慢火熬成的雞精。

雞精喝下肚,暖暖的、鹹鹹的,還有一股熟悉的味道,分不清是身為總舖師的阿嬤才做得出來的獨門,還是家的味道。

我想起,小時候,我會跟著阿嬤一起到工廠賣麵,幫她收零錢、找錢給客人。等阿嬤做完生意,推著她的小發財車回家,再幫她洗碗。阿嬤,總是誇我乖。

從加護病房到普通病房,至出院在台北療養,阿嬤的雞精未曾間斷。母親告訴我,雞精是阿嬤到市場買了新鮮的全雞,回家將雞隻清理乾淨後,小火小火慢慢熬數十小時而成。我彷復可看見,阿嬤胖胖的身軀,卻在廚房間靈活地穿梭,那場景似乎是我上次回家,意外前,眼睛補抓到最後阿嬤的樣子。

後來,我漸漸恢復,慢慢學起如何當個盲人。阿嬤仍繼續熬著雞睛,直到她中風倒地的那一天。

告別式
6月26日上午9時是阿嬤的告別式,在她的脈膊停止後的第12天。88歲的高齡,訃聞是印上淡淡的粉紅色。告別式的儀式由司儀開始,家際後,緊接著公祭。最後典禮完成。阿嬤的棺木送上靈車,前往火葬場。

最後一程了。
「姨啊,火來愛走」父親對即將進火葬場棺木裡的阿嬤喊著。緩緩地,阿嬤滑入火海,隨著夏日裡的熱空氣,一起升天了!留下什麼?

「人攏同款,燒了攏嘸啊!」喪禮後隔天,父親感慨地說。是幸,是不幸,眼瞎的女兒逃過肉體消失的視覺衝擊,卻還在虛幻與真實的分辨中搏鬥。

「這一切的一切是真的嗎?」

記憶味道
阿嬤走後,我回到台北的日常。城市的節奏,快狠準。一下子,幾年就過了,對於阿嬤的印象,好似越模糊。

一次與朋友聚餐,閒聊間喝下了一碗雞湯,突然間,說不上來什麼,一種熟悉、一種難過、一種少一味的感覺湧上心頭。

回想過去種種,情緒複雜地說不清。於是,起了念頭。

把阿嬤寫下來吧!


_____評審評語_____

文字敘述流暢,情節轉換得宜,
以《父後七日》文字做引言,
配合主題讓人產生懸念,是很好的點子。

  • 5,210

    得票數

  • 2

    徵文組活動排名

投票已結束 投票已結束

最新支持者

支持者排行榜

你可能會喜歡

  • 時光交錯中的祖孫環島行

  • 最深的妳

  • 心中永遠的大樹

  • 跟著阿嬤去旅行

  • 咱來行行

  • 手心

請輸入驗證碼

看不清

換一張

您必須先分享此活動才可參加投票! [立即分享]

[放棄投票]

此活動每隔一段時間就可以再次投票!! 訂閱投票提醒,投票不錯過~

[訂閱投票提醒]